接受检阅的中国远征军老兵滕周权:投笔从戎忘生死

  他,是中国远征军的一员,曾赴缅甸作战。历史的硝烟中,野人山、密支那、八莫等战斗惨烈的程度令人唏嘘。他与战友们浴血奋战的英雄事迹,刻进了民族的记忆。

  90岁的抗战老兵滕周权来自湖南张家界慈利县江垭镇三双村,他白发苍苍,但眼不花、耳不聋,身材瘦削,说起抗战,白叟话语间满是精气神。

  1940年,15岁的滕周权在慈利中学读书。日本战机盘旋轰炸,他和老师一起躲进了山里。这让他深刻地感受到,要抗日报国,就要上沙场。他选择了解甲归田,从军入伍。1942年,他又报名加入远征学生军,被派出国学机械、开坦克,成为“十万青年十万军”的一员。

  “咱们这些学生军在印度受训3个月,学习无线电技术、驾驶坦克车、射击等技术,教官是美国的。那时,咱们都晓得,前列急需用人,咱们要赶紧学好本领上沙场!”白叟回想
说。

  白叟说:“野人山战斗后,中国军队打出了威望。外军打了3个月拿不下来,中国军队调上去,3个星期就拿下来了。印度人看到中国武士,都会竖起大拇指,还要喊”顶好”!”说到这里,白叟笑得很开心。

  滕周权说,那时,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日本鬼子打败,让全国的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。

  “1942年到1944年,我在驻印军战车六营一连,是坦克射击手,每台车上有4个人,其中1个车长、1个射击手、1个驾驶员、1个无线电通信员,每个人都要熟习射击、驾驶、通信等技术。咱们战车部队是中国抗日战争中第一支机械化作战部队。”白叟说,他开的坦克的引擎与飞机是一样的,操作很复杂,开初,他担任了少尉车长。

  抗战史上,10万余中国远征军将士入缅对日作战,谱写了一曲悲喜交集的壮歌,也做出了巨大的捐躯。每一场战斗都是惨烈的。滕周权说,“那时,死了多少人没法数,每次上沙场都已抱着必死的决心,大家会留下遗书。如果第二天要在这里打仗,先修睦公墓。因为每次战斗后,都会有很多战友捐躯”。

  他说:“我不怕死,上沙场就不能怕死,越怕死得还快些!每次上沙场,我把死活全忘了。作为武士,打仗就要打出个名堂来!即使死了,也死得光荣,是为了国度!”缅北战斗结束后,他又回国继续加入抗战。

  能来北京加入阅兵,白叟很冲动。这是他第一次到北京,第一次坐动车,第一次看到进步前辈的武器装备。白叟说:“从村里到长沙,又来到北京,看到国度现在生长得这么好,国度建设得这么繁荣,我很高兴、很自豪!”

  “我没为国度作多大进献,国度还记得咱们,把咱们这些抗战老兵看得这么重,我感觉很愧疚。”这,就是一位曾浴血沙场的老兵的心声。(经济日报记者 王 晋)来源中国经济网—《经济日报》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hohani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