拒载、议价、拼客——督查组两次暗访昆明火车站“打车难” 交管部门连夜整改


新华社昆明8月28日电 题:拒载、议价、拼客——督查组两次暗访昆明火车站“打车难”交管部门连夜整改

新华社记者字强

“火车站有点乱啊,打不到车。”

“是啊,车站就是有点乱。”

“叫了好几辆车,都拒载了!”

“多给钱就走。”

“车站离酒店不太远吧?”

“酒店在市中心,往返都会堵车。”

……

26日下昼,国务院第二十五督查组到达云南昆明,开始对云南举行实地督查。以上是发生在督查组成员黄祖亮与昆明市一出租车司机之间的对话。

昆明火车站“打车难”一直是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。黄祖亮针对该问题,落地就督查,在昆明火车站举行了体验式暗访。

从昆明火车站到督查组驻地酒店大约3.5公里,按照正常的出租车计价器计算,只需花12元左右。

“当我出站的时分,前前后后有10多人凑上来问我要不要坐车、住店、旅游。”黄祖亮说,我一路走,一路有人搭赸,有些人骑着电动摩托车跟随,不竭问我要不要坐电动摩托车。

黄祖亮告诉记者,他出站后走了很长一段路,拦了第一辆出租车,司机以“不晓得酒店在哪”为由谢绝,第二辆出租车司机说“已经有人约了”,第三辆出租车司机示知“要交班”。随后,他又叫停了两辆出租车,司机听到酒店地址后,直接开走了。

“可能是距离近,他们都不愿意去。”黄祖亮说,“连续六辆车都拒载,直到第七辆车要价30元,我没办法,只能上车。”

记者从黄祖亮提供的一段录音中听出,该出租车司机在承载过程中,还不竭放慢速度,大声吆喝,招揽主人。当黄祖亮提出“怎么还能拼车”的疑问后,司机说“当然能够”。

一路上,出租车司机没有开启计价器。到达酒店后,黄祖亮向司机索要发票,司机给了一张50元(打车费为30元)定额发票,上面盖有“昆明市世博出租车有限公司”的公章。

为了深化了解情形,27日15时许,记者跟随黄祖亮再次到昆明火车站暗访。令人诧异的是,遇到的情形如出一辙。“在昆明火车站打出租车一般不打表,一口价,这是多年来的行业习气了。”一出租车司机的一句话,道出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两次暗访“打车难”,黄祖亮以为,出租车司机在昆明火车站“挑活”“宰客”,频仍拒载,不打表计价,乱收费,集中凸显了昆明市出租车市场经营不标准、监禁不到位。另外
,昆明火车站站前办理混乱,出站口没有较着的公交车、出租车候车区域指示牌,电动摩托车拉客、抢客问题突出。

针对发明的问题,督查组相关职员于27日16时30分许,不打招呼,直奔昆明市出租汽车办理局举行督查。督查组以为,昆明市作为旅游城市,出租车客运服务代表了城市形象,关系到广大市民和中外旅客的出行体验。昆明市须高度重视出租车市场办理,有关部门要针对督查组反映的情形举行调查核实,立即整改,还须建立长效办理机制,确保出租车市场标准、健康、有序发展。

昆明市出租汽车办理局没有回避督查组发明的问题,表示认真接受督查组的整改意见,正视监禁具有的漏洞和不足。昆明市交通运输局深入检讨,承认行业办理集约,下一步将举一反三,增强出租汽车、城市公交、轨道交通、公路客运的监督检讨,片面做好交通运输行业办理各项工作。

28日晚,昆明市出租汽车办理局迅速对涉事出租车举行调查、核实、处罚,连夜召开全市出租汽车行业大会,派出执法职员到机场、火车站、客运汽车站等公共区域开展监督检讨。该局局长普兴堂说,接下来一周将对全市出租车市场举行大整改,构成
全天候、无空档、全覆盖的监禁网络,依法从严查处违法违规经营现象,增强对出租车司机培训教育。完善监禁机制,推举行业改革,实现泉源办理、长效监禁。

国务院督查组将密切存眷其整改进展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hohani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