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经潮极一时的地下商场现如今门可罗雀

  地铁群众广场站的迪美购物中心、香港名店街、风情街、华盛街,静安寺站的伊美时髦广场,中山公园站的上海小马路,上海科技馆站的亚太盛汇和新阳广场……这些都曾是年轻人眼里“潮”极一时的悍然墟市。然而,这些墟市如今的形态却是门可罗雀,部分甚至出现了“关门潮”,此中迪美购物中心全部
悍然墟市内超过四分之一的商铺已歇业。

  悍然墟市里的时髦小店正遭受电商的巨大打击,或者惟独“转型”能力找到新出路。

  如何解决同质化现象

  连日来,记者实地走访迪美等悍然墟市,发现除了一样平常商铺有三三两两的消费者,大部分都惟独孤零零的营业员。一些营业员因为饱食终日,要不哄孩子,要不垂头玩手机,看到客人也不热情。一名营业员说:“以前的客人目的明白,来了就是买东西;现在兜兜看看,却不买单,我们也没动力。”

  迪美经营公司相干
负责人坦言,原先的业态已不适应新的消费习惯,加上近年来悍然墟市同质经营的现象越来越重大,被消费者冷清并不奇怪。他举例说,目前全部
迪美共有279家租赁商户,此中餐饮休闲娱乐商户不到20家,空铺大约80余家,其余均为服装鞋帽类商铺。“现在墟市盛行吃喝玩乐购一条龙,但悍然墟市90%以上的商铺卖衣饰,明显和市场脱节。”

  墟市之间的同质经营和与互联网商品的同质化问题也很重大。迪美、香港名店街、风情街、华盛街构成地铁群众广场站悍然商圈。上世纪90年月刚开业时,几家墟市定位各有侧重:迪美主打“新、奇、特、快”的中低档时髦商品,香港名店街集中中高档品牌衣饰,风情街以休闲业态居多,华盛街的时髦用品和婚庆衣饰占有一席之地。但近年来随着电商的崛起,悍然墟市的经营压力大增,一些商铺被迫调解经营特征,墟市之间的错位经营变成“贴身肉搏”,所以各家的经营情况都不理想。

  亚太盛汇的一家李姓店主也默示,这里之前凭借量身定做和小商品批发两大特征,吸收了多量“准新人”和本国旅客。这些年来,原先的产品和服务水平已跟不上消费者的眼光,良多店铺就改卖与电商类似商品,结果更无特征,陷入恶性循环。在他看来,悍然墟市也要有特征。他觉得目前悍然墟市的管理比较毛糙,“经营方不能只管出租铺位,还要斟酌租给谁,能不能形成会聚
效应一系列问题。”

  如何争取“无效客流”

  悍然墟市的客流来源次要是地铁搭客,但大客流并没有带来真正的购买力。迪美的经营公司否认,由于自家距离群众广场站“大转盘”最远,买卖受打击最大,“原先良多消费者从地铁站进去后,直接奔赴迪美选购商品,但现在由于其他墟市卖的东西都差不多,最后来到迪美的消费者明显淘汰。”在迪美买卖最热闹的时分,日均客流量超过4万人次,但目前的日无效客流量不到2万人次。

  面对这一情况,悍然墟市该怎么办?迪美给出解决方案是调解业态,并引入商业地产专业管理机构介入。迪美方面默示,此轮改造升级会大幅添加墟市的餐饮、娱乐和休闲业态,这也是购物中心目前最吸收年轻人的部分。据介绍,迪美的目的客户群是中学生和大学低年级学生,近年来墟市引进的小火锅、甜品店、电玩世界等商铺买卖都不错,良多消费者专程前来消费。所以升级换代肯定会向带有体验特征的业态歪斜,把“过客”变成无效客流。

  不但
迪美在调解,与其紧邻的香港名店街、风情街等也加大商铺更新力度。在香港名店街中,餐饮商铺数目比去年明显添加,而且向靠近群众大道的下沉式广场集中;原本连接地铁站通道的数十个首饰小店也已全部消失。

  在一些经营户看来,“体验”还有更深的外延。在全部
群众广场悍然商圈租有三间商铺的小老板王师长觉得,在电商打击下,吸收消费者的独一出路是供应体验:产品能够摸、能够穿,服务人员还会根据消费者特点供应选购看法。他默示,“等着客人上门的时代已结束,我们要主动出击,用心做买卖,能力超过电商,把买卖做下去。”